單元三:非洲的經濟發展

壹、基本內容:非洲的人文條件、經濟發展特色、殖民式經濟。

貳、能力指標:1-4-1  分析形成地方或區域特性的因素,並思考維護或改善的方法。

參、重點整理:

一、前言:現代非洲因長期受到殖民統治的結果,貧富差距大;貧窮的國家也因戰亂、飢荒而呈現政治紛亂、軍隊治國、民不聊生的景況。

二、傳統的農牧生活:

(一)部分地區的居民如東部非洲,有些仍維持傳統的生活方式,以游耕游牧為主,採集植物和獵捕動物為次。

(二)游耕(火耕):

1. 分布在熱帶雨林及莽原區

2. 利用砍伐、燃燒樹林,在森林中開墾出小塊耕地,種植糧食作物。作物生長期間不需施肥鋤草;一、兩年後土壤貧脊,就須遷移至另一塊林地;原有廢棄的土地則透過休耕而得到生養,回復地力,幾年之後則可重複再耕作。

二、熱帶栽培業

1. 分布在地勢低平的溼熱地區,以西非沿海最盛。

2. 殖民時期,因當地氣候適宜栽種歐洲人所需的咖啡、可可等,因此砍伐雨林,闢成農場。

3. 科學化大規模種植單一作物,例如:油棕、橡膠、咖啡、可可、甘蔗等熱帶作物。

4. 特色:

1土地面積廣大,種植單一作物

2)大量勞力、資金

3)闢建交通設施,藉由鐵公路將產品運往港口,直接輸出海外。

三、礦業:

1. 非洲是個古老的地塊,因此地底蘊藏大量礦產:石油、鑽石、黃金、鈾、鐵

2. 南非共和國:非洲工業化最盛的國家,外國資金雄厚,工業發展有潛力。

3. 約翰尼斯堡1886年發現黃金,號稱「金都」。

4. 奈及利亞(西非):石油產量居非洲國家之冠,但容易因國際石油供需及價格漲跌而產生經濟危機。

 

肆、延伸閱讀

殖民地式經濟

這種名詞的出現,大多是這個國家以前是殖民地(不論是早期的帝國主義或是後期的新帝國主義)這些被殖民的國家長期受到殖民母國的經濟控制,殖民國在缺乏原料的情況下,以武力戰鬥爭取殖民地,在殖民地上利用當地的廉價勞工開採礦產種植原料作物(熱帶栽培業作物),以低價成本換取高額利潤。所以他們通常會放棄糧食作物的栽種而種植經濟作物(因為糧食作物只能維持自己不會餓死,無法有可觀的利潤。相對的,經濟作物卻可以為他們帶來利潤。可是後來他們成為殖民地,受到殖民母國控制,真正所得到的利潤不高。儘管如此,他們還是大量種植經濟作物,畢竟糧食作物是無法賣出,經濟作物可以賣出。)而他們一直輸出經濟作物,相對的,他們非常需要一些民生物資,這些就從殖民母國輸入,這樣造成富者越富,貧者越貧。

所以簡單說依賴式經濟就是依賴他們的殖民母國或是工業強國,這會造成他們經濟產業的發展不均,而且輸入的產品都比較貴,人民所得也降低許多。例如非洲和中南美洲的許多國家都有這種困擾,但隨後他們也已經脫離殖民,但是經濟的部分還是需要他們國家內部的經濟改革才會有所改善。 

 

電影『血鑽石』的寫照與省思

這部電影是由真實的事件改編而成的,故事的主角是一名白人傭兵、一名女記者以及一個黑人家庭,因為有不肖的商人及傭兵集團的指揮官,在主導這些走私貿易,賣武器給判軍,又受僱於非洲政府與叛軍打仗,這樣就賺了兩層的利潤,而那名女記者就是為了要將這些內情公諸於世,好讓當時的世人知道,他們結婚時手指上代的那顆美麗戒指,正是非洲人民用血汗所換來的不法走私鑽石,而那名白人傭兵(李奧納多所飾演),從走私者的身分轉變為幫助那明挖到粉紅色鑽石的黑人的正義使者,進而揭發這些非洲內戰的幫兇。因為內戰的關係,在劇中叛軍會去抓未成年的小孩子或壯年人,去補充兵員或當挖鑽石的奴隸,片中有一段是說,那名挖到大鑽石的黑人的孩子,被抓去當童子軍,片中對未成年兒童的洗腦教育,血腥殘暴的灌輸,令人不寒而慄,叛軍把他們訓練成殺人不眨眼的機器,極不人道,至今仍有這些問題存在。以下是"維基百科"的鑽石定義及資料:血鑽(也稱衝突鑽石或戰爭鑽石)是一種開採在戰爭區域,並銷往市場的鑽石。依照聯合國的定義,衝突鑽石被界定為產自獲得國際普遍承認的,同具有合法性的政府對立方出產的鑽石。由於銷售鑽石的高額利潤曾發生過被對立方將資金投入反政府或違背安理會精神的武裝衝突中,故而得名。一般而言,這些組織派系秘密地為供給暴徒的活動經費,或為侵略軍事力量籌措資金以發動戰爭。包括部分非政府組織聲稱,衝突鑽石帶來的利潤是2001年參與策劃九一一襲擊事件的資金來源。在某些情況下,聯合國曾以衝突鑽石的貿易為對抗合法政府或實行非人道行為提供資金,對衝突鑽石的出口實行制裁。

獅子山共和國位於西非大西洋沿岸,1808年就成為英國的殖民地。早年有無數的原住民被英、美的奴隸販子送上奴隸船,在美洲大陸成為任人宰割的黑奴。直到1787年,反黑奴的英國左翼團體集資買下沿 海的土地,被林肯總統解放的黑奴才得以離開美國,回到獅子山聚居。1971年的一場軍事政變,使獅子山脫離大英國協,成為獨立的共和國。然而,英國在獅子山仍擁有龐大的經濟勢力,在政治動盪期間,維護其既得利益乃是首要的考量。因此,英國也正是聯合國1306決議案的提案人,希望透過禁運制約叛軍的擴張。

De Beers 控制了全球65 % 的鑽石市場,每一年度的廣告預算是2 7400萬歐元,相當於95億台幣。在許多國家,它甚至獨占了鑽石通路,包括台灣在內,De Beers就是鑽石的代名詞。它的總部設在南 非,早年南非實施酷厲的種族隔離政策,遭受到全球禁運抵制,南非 白人政府卻藉由鑽石的交易換取得以繼續鎮壓黑人反抗運動的武器, De Beers是主要的共犯。如今,在非洲的主要鑽石礦藏所在國家,如 獅子山、安哥拉、剛果民主共和國,戰火綿延,砲彈與血肉齊飛:鑽石的開採提供了打仗所需要的武器,買了武器又來搶奪鑽石開採的權利。如此循環反覆,哪一塊鑽石能不沾上黑錢與黑人紅色的血跡?跨國企業也將他們跨國經營的技巧運用到跨越國界的「犯罪經濟」網絡。從獅子山走私出來的鑽石,絕大多數在鄰國的賴比瑞亞交易,光是賴比瑞亞首府門羅維亞(Monrovia)一個城市,每一年就至少有2億美元的鑽石買賣。鑽石、武器、毒品和洗錢交織成整個黑市的結構。鑽石大戶這一寶石交易系統的最大獲利者。因為,從戰亂地區開採的原鑽,透過走私管道運出,可以讓鑽石企業財團以最低廉的價錢購得成色最佳的商品,也因此可以控制國際鑽石市場,保有最高的獲利空間。

獅子山的反抗軍固然靠出賣國家礦藏換取武器,政府軍也好不到哪裡去。近15年來,獅子山的公民未曾從政府獲得任何福利或服務,然而它卻是一個受到國際社會承認的合法政權,可以一筆一筆地與加拿大、美國、比利時、英國和南非的採礦公司簽約。整個獅子山「有價值的國土」,被一平方米一平方米地切割出來做抵押,原鑽、紅寶石、黃金、鋁土等礦藏就這樣一點一滴地轉讓、賤賣。

 

參考資料:

http://iwebs.url.com.tw/main/html/south/000831a.htm

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5%86%B2%E7

%AA%81%E9%92%BB%E7%9F%B3&variant=zh-tw

 

烏干達內戰及聖靈解放軍

根據英國獨立國家報的報導指出,根據一份由多個非政府組織共同合作完成的烏干達情勢報告,該國北方戰爭肆虐,因為武裝衝突而死亡的平民人數比伊拉克還高3倍,20年的內戰更讓該國耗費17億美金。

在烏干達北方,因為武裝衝突而死亡的百姓人數是每周146人,或是,每日每1萬人中,有0.17人死於武裝暴力衝突。在伊拉克,每一萬人中,僅有0.052人死於暴力衝突。烏干達的比率是伊拉克的3倍。

「烏國政府、反抗軍以及國際社會必須完全承認這個事實,他們必須承認烏干達北方情勢的嚴峻與可怕。」英國樂施會(The Oxford Committee for Famine Relief, Oxfam)的政策顧問凱西‧瑞麟(Kathy Relleen)說。英國樂施會是該份北烏干達情勢評估報告的共同執筆單位。

北烏干達和平公民組織(Civil Society Organisations for Peace in Northern Ugan-da)指出,過去20年的內戰,讓烏國內耗了17億美元,這項費用相當於美國在1994年至2002年援助烏干達的總經費。瑞麟表示:「20年的殘酷內戰,是人類社會的傷疤。烏干達政府必須立刻拿出有效對策,並且不能有任何遲疑。烏國必須保證平民百姓的生命不受到任何威脅,並與各方反抗軍共同合作,以確保一個公正與和平的社會。」

聯合國人道援助計畫主席珍‧伊格蘭(Jan Egeland)在330造訪烏干達,視察該國的人道重建計畫,該份報告在她到達烏國之前,便搶先公佈。在前往北烏干達的難民營視察前,伊格蘭便與在當地進行援助工作的非政府組織、烏國相關部會首長以及聯合國駐烏干達辦公室官員等會面,並討論相關議題。

20年的內戰造成約2百萬的百姓流離失所,並被迫住進政府所控制的難民營。上主反抗軍(Lord's Resistance Army)沒有控制任何地區,但是來自這個團體的軍隊規律性地在各村落擄掠孩童。他們將男孩訓練成殺手,女孩則成為慰安少女。該份報告指出,估計有25千位孩童在戰爭期間被真主反抗軍擄走。

國際關懷協會執行長(Care International)凱文‧費查里斯(Fitzcharles)說,伊格蘭曾經對烏干達的國家安全單位施加壓力,希望他們有所動作,不過,他的建議,完全不被烏干達當局採納。「現在應該是時候了,烏干達的國家安全單位需要承認他們在處理危機上的無能。聯合國必須通過一些決議案,以迫使烏干達政府拿出對策保護自己的人民。」

掀起烏干達血雨腥風的是一隻名為“聖靈抵抗軍”的反政府武裝,這支部隊的領袖是一名叫做約瑟夫·科尼的男子,年紀大約在40歲左右,自創建伊始,“聖靈抵抗軍”就成了烏干達成人和孩子心中的噩夢。數以萬計的孩子被綁架,被迫淪為了娃娃兵。據基特岡姆市家長協會估計,從1986年至今幾年來,至少有1.4萬名烏干達兒童被“聖靈抵抗軍”綁架,有8000名兒童或者逃跑、或者被殘忍殺害,而在目前的“聖靈抵抗軍”中,大約還剩下6000多名孩子。 據悉,叛軍首領科尼從綁架來的女孩子中,挑出了最漂亮的60名做他的小妾。而其他被搶來的女孩則被他用來“獎賞”手下的“勇敢戰士”,令人髮指的是,一些女孩甚至不到10歲,就在“聖靈抵抗軍”中被人強行姦淫。據報道,儘管手下大多數是娃娃兵,但叛軍首領科尼卻通過“成人指揮官”來控制這些兒童殺手,而那些所謂的“成人指揮官”當年也是被綁架來的孩子。

 

參考資料:

http://publish.lihpao.com/InternationalEducationNews/

2006/04/10/06f04094/

創用CC標示:
CC